九九贵宾会 > 厂商快讯 >
两个北京汽车赛车手的生死瞬间,北京汽车上演极速逆袭

车手朱戴维意识到有事故发生,是因为同队的第三辆车从后视镜中消失了。引擎轰鸣中,他把档位调到了六档,那一刻,车速逼近230km/h。

速度与品质是衡量一辆车好坏的金标准,而赛车场就是最好的试金石。

正在直道冲刺的他处于领先位置,身后一辆同款涂装的红色赛车紧追不舍,车里坐着小他两岁的弟弟朱胡安。

6月1日至2日,2019CTCC中国房车锦标赛上海嘉定站登陆上海国际赛车场。经过激烈的角逐,北京汽车车队朱胡安和朱戴维收获亚军和季军,为北京汽车带回本赛季的第一个厂商杯冠军。随后在6月2日的超级杯决赛第二回合赛事中,北京汽车队朱戴维获得第五名。

赛车手朱戴维

这是自5月11日第一回合比赛开始,由于安全车操作不当引起的北京汽车队事故后,北京汽车车队展开的第一轮精彩逆袭。众所周知,那场本不该出现的事故,给北京汽车车队造成了非常严重的损伤,接近一年的赛车准备面临着归零重新调整的局面。对于赛车手朱戴维和朱胡安兄弟而言,再度抢回失去的阵地,似乎是一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赛车手朱胡安

赛场瞬息万变,胜利属于意志坚定之人。逆袭始于6月1日14时15分,超级杯首回决赛开始,一圈暖胎,车队归位整车待发,红灯熄灭,万箭簇发,狂飙中的朱戴维心态不错。很快,朱戴维上到了第三,但随后他遭遇对手碰撞。赛车道上发生的高速碰撞,尽管让朱戴维接连滑落位置,但在全新绅宝D50德奔智能安全可靠基因加持下,此刻朱戴维及时调整控制好局面。

为了参加这场2019CTCC中国房车锦标赛,兄弟俩从半年多前就开始准备。改造、升级,一遍遍调试,背后还有一支人数庞大的技术团队。赛车,不光凝聚了他们的心血,还有巨大的金钱和时间投入。

朱戴维所驾驶的全新绅宝D50赛车,是北京汽车严格按照TCR技术规则改装,也是中国品牌首款TCR赛车。全新绅宝D50不仅在智能安全方面已遥遥领先同行,在影响车身整体安全性能的主、被动安全配置方面也是毫不含糊。从一流的车身电子稳定系统、全方位安全气囊,到强悍稳固的车身结构,全新绅宝D50为驾乘人员打造出了综合立体的安全保障。

5月11日,第一场比赛开始后,在赛道上狂飙的朱戴维心态不错。第一名的排位,意味着赢得比赛很有可能。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,仅仅两秒钟后,一辆本不该出现的安全车打破了这番设想,也最终改变了整场比赛的结局。

7圈的你追我赶中,最后一圈展开终极搏杀!末圈大直路尾端,朱戴维凭借多年积累的赛场经验,加上升级后的北京汽车有着更全面精准的调校,人车合一,展开了近乎完美的精准转向和高速超车能力,完成了最后一段距离的决定性超车,最终收获季军。朱胡安以亚军的名次完赛,欧阳若曦在赛程后半段遭遇机械故障,仍坚持以第四位完成比赛,北京汽车车队三位车手锁定了超级杯首回合2-3-4位,由此北京汽车也获得了本回合的厂商杯冠军。

按照主流赛事的规定,在出现撞车等异常状况时,需要出动安全车来引领车队降速,以确保安全。赛事主管有权下令出动安全车,而一旦投入使用,赛道裁判应立即出示黄旗,同时出示SC指示牌,以提醒车手们注意。

作为车队的灵魂人物,朱戴维在车队遭遇挫折之际肩负重任。赛后朱戴维谈到:遭到后撤擦碰的时候,损失了一些位置,当时我几乎失控,还好补救回来继续比赛。赛场中的惊险一幕,在赛后他谈起的时候却很从容冷静。顶级的赛车场上,考验的是不仅仅是车技,还有团队,还有领军人物的心态。显然,北京汽车车队朱戴维不负众望,得失之间镇定从容。

然而,在这场被纳入国家体育总局年度比赛计划的A类体育赛事中,规则显然没有被遵守。车队急速通过直道的同时,一辆由蔚来ES8担任的安全车从右侧方低速驶入赛道。

从容的背后是强大的自信,这份自信源自于北京汽车团队的全力支持。在上一场始料未及的撞车事故,导致朱胡安的赛车受损程度超过50%。避震、悬挂系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毁。车架和副车架形变严重,已经是一个半报废的状态。即使完成修复,也无疑会对后续比赛的表现力和速度产生影响。

当时安全车的车速估计只有30多km/h,从驾驶员的情况判断,他的行驶方向已经要进入到我的路线中。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朱戴维后怕的同时也很气愤,他在朋友圈中用谋杀两个字来形容自己的遭遇。

尽管如此,登上顶级赛道的绅宝D50在北京汽车车队赛手的驾驭下,大放异彩。卓越的安全性能和可靠的品质基石,印证了北京汽车对标奔驰的德奔技术标准和制造体系,负伤上阵依然不失劲旅风范,两天以来的成绩均让人大开眼界!尽管6月2日,朱戴维只位列第五名,但是北京汽车车队在这轮CTCC战场上的精神,却赢得了场内外一致好评。、

电动车电池结构的布局是在车底板,以及阶梯式地分布在后备箱的位置,从高度来看,我正好处在它后面电池板的位置。

获得亚军的朱胡安感慨万分:经过上一站的重大事故,我们车队非常顽强,以北京汽车顽强拼搏的精神在很短的时间内修复赛车。感谢车队经理和所有技师,每个人都付出了很多。

快速、高强度的物理撞击很有可能使电池被击穿,至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发生,朱戴维无法作出判断,他能确定的是:一旦撞车,会有发生爆炸的可能。后方其他队伍的赛车也会发生连环撞击。

与世界冠军级别的高手过招,朱胡安表示自己非常享受比赛:感谢北京汽车的支持,我们在经历挫折之后还能挺过来并拿到厂商杯真的很开心。随后6月2日的第二回合中,朱胡安和欧阳若曦名次稍后,但不掩此役辉煌,团队整体配合更加融洽,在接下来的战场中,期待北京汽车车队创造更多的传奇,不断向前,不断超越,一路高歌猛进!

由于安全车几乎是从平行的位置驶来,留给朱戴维判断的时间只有零点几秒。撞开还是避让?他迅速选择了后者。作出这样的决定,既是本能,也是依据他自身理性的判断和以往的避让训练经验。

朱戴维减速、降挡之后,弟弟朱胡安的车躲闪不及,先是撞到了他的左后部,紧接着偏离方向,在左边护栏处撞停。车体多部位严重变形,碎片在腾起的尘土中四处飞溅。

几乎是第一时间,不清楚情况的朱胡安通过电台质问哥哥,为什么要刹车?得知原因是安全车违规释放,他觉得不可思议,因为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。

尽管兄弟俩都是90后,但接触赛车的时间已经有十余年。弟弟9岁、哥哥11岁时,两人就开始接受赛车训练。短短三年后,分别夺得全国卡丁车锦标赛国家少年组和国家少年A组年度季军。而后从F3到F2,一级级通关打怪。参加国际顶级赛事F1,是两人的共同目标。

报考清华时,为了加深对车辆的理解、提升自己的车技,朱戴维特意选择了汽车工程系。训练、学习交叉进行,他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,连毕业论文都是在飞机上写完的。

弟弟朱胡安读完研后,也在六年前加入了北京汽车车队。坐进驾驶舱,他代表的不再是个人。对于厂商的荣誉感,一直是高于我们个人的。我觉得只要穿上这身赛车服,坐进北京汽车赛车里,就要为荣誉而战,这是无可厚非的。

这场始料未及的撞车事故,导致朱胡安的赛车受损程度超过50%。避震、悬挂系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毁。车架和副车架形变严重,已经是一个半报废的状态。即使完成修复,也无疑会对后续比赛的表现力和速度产生影响。

实际上,直到当天晚上,车能修复到什么程度也无法确定,第二天的比赛能否参加还是个未知数。

技术人员连夜工作,兄弟俩放心不下,饭都没吃几口,跟着守到夜里零点多才回去休息。留下来的另一个原因,朱胡安这样解释:跟技师在一起的话,能给他们一种并肩作战的感觉,我们整个团队,包括车队经理、来探班的领导,大家都都在一起,共同承担这个困难。

接近凌晨1点的时候,北京汽车赛事总监史哲风发了条朋友圈:现实版飞驰人生,一夜抢修三台车!他不忘为车手们打气,就算带着残缺的身躯,也要继续战斗。

第二天,三台车全部驶入赛场。由于其他两辆车一个发生碰撞事故,另一个水箱被前车碎片打爆,无法继续行驶,最终只有朱胡安留在了赛场上。

赛前,朱胡安就知道车的状况不好,担心他有心理压力,工程师没敢告诉他。依据自己对车的了解,朱胡安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程度。工程师告诉我不要想太多,尽可能发挥就可以了,其实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。

即使已经尽最大可能进行了修复,车还是回不到原来的状态,前后像是在开两台不一样的车。车况无法改变的情况下,朱胡安只能尽全力发挥人的作用。经过17圈的奋力角逐后,最终逆势而上,拿到了第四名的成绩。

赛场下的朱戴维仍在思考问题究竟出在哪里。据他了解,此次比赛是CTCC近10年来第一次聘用外籍人士担任赛事总监。究竟是在指令传达后因为翻译问题产生延迟,还是其他原因,目前仍无法确定。此外,他还注意到,有网友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组当天拍摄的照片,照片显示安全车驾驶员双手握住手机,疑似在拍照。

朱戴维认为这样的行为肯定是有问题的。假如他不拿手机的话,接到命令就能立即加速,早个0.5秒事故都可以避免。但一切为时已晚,他希望赛事官方能作出说明和道歉。

CTCC第一回合结束后,北京汽车车队就向赛事组委会提出了事故调查的诉求。终于,5月31日,在赛前例行赛事会议上,CTCC赛事组委会公开向车手道歉,此刻朱戴维的心里百感交集。

最近,兄弟两人依然在为比赛忙碌。6月1日,CTCC在上海展开赛季第二分站的角逐,他们驾驶北京汽车赛车并肩战斗,并赢得了亚军和季军,为北京汽车带回本赛季的第一个厂商杯冠军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